1 “洗车行动”再次升级 但风险可控

 

巴西围绕巴西石油公司贪腐案展开的反腐“洗车行动”升级。巴西联邦总检察长雅诺特314日向最高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对巴西高级官员展开83项新的调查。新调查名单涉及5名部长级官员、6位重要议员以及2名前总统,其中包括外交部部长、管理部部长、总统府总秘书处部长、科学技术部部长、城市部部长、国会参众议长,以及前总统卢拉和罗塞夫。

 

点评:“洗车行动”的升级可能进一步削弱特梅尔的执政基础。自上台以来,特梅尔更换了8名部长,如今又有5名内阁面临调查。然而,对于参、众议长以及阿埃西奥·内维斯等社民党议员的调查可能波及特梅尔在议会的基础,进而阻碍政府力推的包括养老金改革在内的经济紧缩计划。“洗车行动”的升级也将对前总统卢拉产生影响,他此前已经面临5项腐败指控。目前来看,洗车行动再次引发巴西政局动荡的风险较低。(何露杨)

 

2 ​选举腐败案审理开启特梅尔过关应无虞

 

44日,巴西最高选举法院开始正式审理2014年总统选举获胜者罗塞夫及其竞选搭档特梅尔涉嫌舞弊和收受贿赂案。若法院判定2014年选举结果无效,特梅尔将失去总统职位。由于辩护律师提出异议,主审法官同意推迟此案的审理。

 

点评:考虑到案审过程难度较大,最后很可能不了了之。保守估计,法庭最早将于5月份再次开启审理:一方面,最高选举法院主席在四月份安排了较长时间的出行计划,另一方面,有两名法官即将退休,其继任者将由特梅尔总统指定。而何时能结束审理,则未可知。此外,该诉讼由当时的反对派社民党在2015年发起,而社民党现在已经成为特梅尔总统领导的民运党的盟友,因而也不希望相关审理对政府造成颠覆性的影响。保证特梅尔总统平稳完成余下任期,巴西顺利迎来2018年总统大选,已经成为朝野各派的默契。(何露杨)

 

3 宏观调控继续保持“松货币、紧财政”的政策趋势

 

2016年10月19日,巴西央行温和降息25个基点,将基准利率从14.25%降至14%,开启了巴西四年来的首次宽松周期。11月30日,巴西央行年内第二次降息25个基点,至13.75%,旨在进一步提振投资者信心。2017年1月11日和2月23日,巴西央行将基准利率分别下调75个基点,由13.75%降至12.25%,至此实现了自2016年10月以来的第四次降息。财政方面,继2016年12月13日巴西参议院二审通过了政府提出的为财政支出增长设限的法案后,2017年3月财政部宣布,2017年财政预算将削减开支400亿雷亚尔(约合127亿美元)至650亿雷亚尔(约合207亿美元),财政赤字将不超过1390亿雷亚尔(约合442亿美元)。而且,3月30日政府颁布了774号临时举措,取消了将近50个行业的工资税减负政策,旨在加税增加财政收入。

 

点评:为刺激经济增长,在通胀压力趋缓的情况下,2017年巴西央行将会继续降息,预计年底将降至9%左右。财政方面的“增收节支”也是缓解财政赤字的典型手段。因此,中期内“松货币、紧财政”的政策趋势不会改变。但是,美国加息步伐加快给巴西宽松货币政策造成较大压力,同时提高税率、养老制度改革等会受到国会内部分歧、社会抗议等因素干扰而增加不确定性。巴西地理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12月至2017年2月失业率创新高,达到13.2%,而世界银行和巴西财政部都预计巴西2017年增长0.5%,这说明经济复苏将是漫长的过程。而从长期来看,内部结构改革对巴西经济的影响比外部周期性因素更为重要。根据2016年6月BBVA银行的预测,2016-2020年巴西潜在增长率为1.1%,低于2006-2010年(3.4%)和2011-2015年(2%)的水平。其中全要素生产率(TFP)贡献率为负成为潜在增长率的最大拖累。因此,进行社会保障体制、劳动力市场、税收体制等改革将十分必要,这会提高TFP,从而促进经济增长。同时,增加研发支出,提高技术进步程度,也是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的重要来源。(张勇)

 

4 巴西改善市场投资环境的信号逐渐增多

 

进入2017年,巴西继续发出改善市场投资环境的信号,主要体现在如下方面。其一,3月政府宣布转让福塔莱萨、萨尔瓦多、弗洛里亚诺波利斯和阿雷格里港4座城市机场的运营权,以吸引投资、改善基础设施、创造就业。这4座机场的转让预计将为巴西政府带来约37.2亿雷亚尔(约合12亿美元)收入,比预期数值高出23%。其二,根据2017年2月15日巴西财长的讲话,现政府将准许外国个人或企业购买土地。但是,鉴于目前巴西国内的政治献金丑闻和退休金改革分歧等原因,解禁的最终时间暂时还无法确定。其三,2月22日巴西政府宣布了石油天然气领域国产化率的新规则。巴西矿产和能源部长科埃略表示,今后在石油和天然气勘探招标中,本地产品和服务的比例将平均下降50%。

 

点评:巴西推进结构改革的目标,对内是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以促进经济可持续增长,对外则是改善贸易投资环境,吸引投资,增加与世界经济的融合程度。因此,无论是转让基础设施运营权、解禁农业土地购买限制,还是降低石油领域国产化率,都是开放国内市场的有效途径。众所周知,巴西的投资率较低,长期以来基本维持在20%水平,2015年跌至17.7%,降幅较大。根据世行发布的《2017年营商环境报告》,巴西在190个经济体中排名第123位,比2016年下降2位,与排名第47位的墨西哥相差76位。因此,改善国内投资环境是现任政府面临的又一重大挑战。而且,当前在中巴传统贸易遭遇发展瓶颈、当投资“接棒”贸易成为经贸合作新引擎的时候,巴西基础设施、农业及石油领域的进一步开放,无疑对中国形成利好因素。(张勇)

 

5 巴西电子商务行业迎来增长期

 

巴西电子商务协会(ABComm)数据显示,尽管处于经济危机当中,2016年巴西电商收入总额为534亿雷亚尔,同比增长了11%,为巴西创造了71.8万个新的工作岗位,并呈现出继续增长的趋势,显示出了电子商务的强大实力。预计2017年巴西的电商收入将同比增长12%,达到599亿雷亚尔。

 

点评:当前,面对增长低迷、复苏曲折的世界经济,各国都在积极寻找引领经济持续发展的新引擎,而包含电子商务在内的数字经济以其提高生产率、催生新业态、培育新动能的特征而被寄予厚望。未来发展可从三个层面分析。其一,2016年9月的G20杭州峰会首次提出具有全球意义的数字经济合作倡议,为世界数字经济发展创造了良好氛围。其二,拉美地区建设信息社会的系列行动规划(eLAC2007、eLAC2010、eLAC2015和eLAC2018)为拉美区域形成一个统一的ICT市场提供了行动指南。其三,拉美各国正在制定数字经济战略,以期为经济注入新动力。根据世界经济论坛公布的网络就绪指数(NRI)和国际电信联盟公布的ICT发展指数(IDI),巴西均处于世界中等水平。这既说明巴西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也表明巴西数字经济未来发展潜力。中长期而言,巴西或许需要从基础环境、应用环境和政策环境三方面入手,促进数字经济发展。(张勇)

 

6 特梅尔开展危机公关 有效应对问题肉事件

 

317日,巴西联邦警方公布,确认多家企业存在售卖过期变质肉类食品的行为,且证实多地农业部门官员收受贿赂,放行变质肉产品进入市场。巴西农业部随后要求暂停21家遭调查企业对外出口肉类食品。该事件一度导致多个国家和地区暂停进口巴西肉类,但目前来看影响有限。

 

点评:巴西是世界上最大的牛肉出口国、鸡肉出口国和第四大猪肉出口国。2016年,这三类肉制品的出口额达116亿美元,占其出口总额的7.2%。鉴于当前的经济增长形势和肉制品在出口中的重要地位,特梅尔政府针对此事开展了一系列危机公关。叫停涉事厂家的生产活动、召回流入市场的产品等方式,较为成功的化解了问题肉风波的影响。目前,中国、智利、埃及等国已放宽对巴西肉类产品的进口限制。巴西工贸部数据显示3月份的肉类出口同比增长9%。(何露杨)

 

7 南共市成为新外长工作重点 与欧盟的贸易协定仍不确定

 

32日,特梅尔总统任命社会民主党议员阿洛伊西奥·努内斯为新一任外交部长。新外长将恢复南共市的活力视为第一首要,并希望加强南共市与太平洋联盟的联系,尽快结束南共市与欧盟之间的贸易协定谈判。39日,努内斯就前往阿根廷与马克里总统及其他南共市成员国外长会面,商讨如何推进南共市与欧盟的贸易协定,各方都表现出对2017年内结束谈判的乐观和意愿。

 

点评:一个月内,巴西总统和外长先后到访阿根廷,显示出特梅尔政府对加强与阿根廷关系的重视。自1999年南共市和欧盟签署初始合作协议以来,双方的贸易协定谈判就几乎处于停滞状态,2015年双方就贸易协定谈判恢复对话,并于20165月交换了产品清单。对此,有观点认为主要原因是双方在农业和电信等关键领域存在分歧,特别是阿根廷和巴西要求欧盟减少对其肉类等农产品的高关税,也有观点将缺乏政治意愿视为阻碍谈判进程的根源。在经济保护主义势头上升的当下,扩大贸易成为南共市成员国的首要任务,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强了拉美国家结束谈判的意愿。但是,与南共市的贸易协定谈判并非欧盟今年的工作重点。欧盟一方面要与墨西哥、日本进行贸易协定谈判,另一方面还要处理英国脱欧事宜。此外,过期肉事件发生后,欧盟决定临时禁止进口巴西的肉类产品,这势必也会对未来的谈判,尤其涉及农业产品的相关规定和安全标准方面,产生一定的影响。因此,双方的贸易协定谈判仍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何露杨)

 

 

点评人:

张 勇(副研究员、巴西研究中心秘书长)

何露杨(助理研究员、巴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

 

本文来源:巴西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