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密切关注国际贸易的经济学家的评估中,巴西可能是更加城市化和更加富裕的、处于增长中的、新阶段的中国的主要受益者之一。

 

出席了20国集团峰会的财政部国际事务秘书Marcello Estevão说,中国提供了一个“不仅在增长,而且有我们可以提供巨大比较优势的产品需求”的市场,而这个市场有加强的趋势。

 

Estevão介绍,中国经历的放缓期是一个正常的阶段。“我认为中国经济并没有严重的危机。中国与印度两国总共有近30亿人口,他们正在向中产阶级迈进。两国的活动增长率分别为6%和7%。因此成为我们主要的贸易伙伴并不奇怪。”

 

Estevão表示,新兴的中产阶级在动物蛋白需求量上很大,而这正是巴西的优势生产力部门。“我国的肉类质量很好,也很受欢迎。”他说。

 

“即使是中国的小城市,也有50到100万居民。”FGV基金会(Ibre-FGV)巴西经济学院应用经济学领域的高级研究员Livio Ribeiro说。

 

Ribeiro指出,巴西的食品公司“有一段时间”看到了中国对肉类需求的增长,并将自己定位于占据这一利基市场。在经济学家们的评估中,在该领域生产力较高的国家如澳大利亚、阿根廷和新西兰也是中国这个亚洲巨人的主要受益者。

 

但是巴西可提供的一揽子产品并不仅限于此。“中国对铁矿石的进口需求不会减少,他们将继续需要修建铁路,扩建基础设施。”Ribeiro说。

 

“但是在中国还将有很多其他的、开始变得更加与消费和服务联系起来的相关载体。”化妆品、运输设备和医疗设备也列入了出口议程。“例如,因为早产率较高,巴西有非常好的医院保育技术。”他说。

 

Ribeiro计算,2002年巴西出口到中国的产品占巴西出口产品总量的5%,而在去年,这一数字跃升至23%。但是巴西在中国所取得的进展要小得多:2002年巴西进口产品占中国进口产品总量的0.7%,到2017年为2.7%。“这是一种过于不对称的关系。”他说。

 

此外,两国之间的贸易议程仍然“非常集中”——至少目前是这样。在去年,大豆(53%)、铁矿石(23%)和原油(6%)这三种产品占到中国从巴西进口产品的80%。

 

为了使巴西在这一议程上更加多元化,Ribeiro建议在这方面采取积极的政策。他提到了澳大利亚政府在2012年发布的一份文件。在300多页的文件中,他们提出了对结构的改动,例如进行税制改革,以及其他更加具体的改革如加强与中国的外交关系、了解中国商界领袖的发展情况等,来使澳大利亚从中国的新阶段中收益。

 

Estevão表示,财政部不能一味只寻求拉近与美国和经合组织(OCDE)的关系,也要加深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金砖国家(俄罗斯、印度和南非)之间的密切联系。

 

从这个意义上说,当选总统博索纳洛和他的团队在竞选期间对中国这个亚洲巨人的敌对言论看起来不那么令人担忧。经济学家们认为,贸易机会比激烈的言辞占有更多的权重。

 

“要成为黑白分明的二元论者很简单,只需要赞成这个,反对那个。但事实上,一切都是灰色的。”Estevão说。

 

“我能理解不能把巴西的一切都卖给中国的想法,但是反过来,什么才是理想的做法?我不知道。我们并不是处在一个能拒绝资金的舒适位置上,不管资金来自哪里。”Ribeiro说。

 

 
 
 
文章来源:巴西商业资讯网

 

 

本文由《巴西商业资讯网》编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巴西商业资讯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巴西商业资讯网》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巴西商业资讯网》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