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去年成为唯一的“赢家”之后,美元在2019年初在全球的走势相对疲软,受益最大的是巴西雷亚尔。雷亚尔在主要国际货币中排名突出,兑美元升值超过5%。

 

而且,分析师认为,在美元疲软的情况下,应该能预示至少在今年前几个月中雷亚尔的强势。

 

今年年初,在33种主要货币中,美元对其中的28种货币下跌,其中雷亚尔表现突出。昨天的情况也类似,雷亚尔在大部分的时间中领涨,美元收跌0.89%至3.6823雷亚尔,为10月26日以来的最低水平。

 

专家们指出,巴西拥有相对优势,例如它正经济处于复苏周期和它的改革议程,这应该会确保雷亚尔在巴西前两年糟糕的形势后表现良好。

 

 

“现在全球经济增长正在开始放缓,人们的期望是,凭借财政措施的额外推动力,巴西将摆脱经济衰退的阶段。” 富兰克林邓普顿基金的固定收益和多市场投资总监Rodrigo Borges说。

 

巴西的形势已经足以“无视”市场的动荡,它应该成为美元在全球疲软的背景下雷亚尔升值的助推剂。法国巴黎银行全球新兴市场战略负责人Gabriel Gersztein认为,无论是绝对的还是相对的,与其他货币相比,雷亚尔都将升值。

 

“风险远低于去年。美联储更加严厉的货币紧缩局面和美国更高的经济增长的情况已经不再适用。在巴西我们也不再有选举的不确定性。”Gersztein说。

 

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策略师Zach Pandl解释说,博索纳洛政府的建立为与国会之间更多的谈判开辟了道路,这应该会增加改革得到批准的机会。不过,他认为实施这些改革的挑战是巨大的。

 

Pandl解释说,为雷亚尔创造良性环境的因素来自外部。对于美元而言,美联储更加“依赖于数据”为美元在全球的贬值创造了空间。

 

昨日,衡量美元对一篮子货币价格的美元指数下跌0.8%,达到去年10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该指数在1月累计下跌1%,连续第二个月出现低位。在此之前,美元已经有一年没有出现连续两个月的贬值了。

 

总体而言,策略师并未看到美元在全球的强劲下跌。美国的经济表现仍然良好,而该国的利率至少还保持着稳定,确保美国是固定收益回报率最高的发达国家,其中对汇率的期望是很重要的因素。

 

2018年,美国可能是自2005年以来经济增长率最高的国家。因此,与世界其他地区的差距已上升至33个基点,这是自1999年以来的最高数字。然而,到2019年,差距预计将略微为负(-3个基点),这表明美国相对于世界其他地区的实力差距减少。分析这些数字很重要,因为从历史上看,美元的走势与美国和其国家之间的增长差距是一致的。

 

直到10月份,金融市场普遍以为美国在2019年至少加息两次。如今,投资者要打消这个念头,因为现在他们不能排除加息次数更少的假设。与此同时,欧元区和其他地区更倾向于加息,这将降低美国在利率方面的优势。由于利差较低,美国固定收益资产的吸引力下降,这往往会减少该资产类别的流量。

 

纽约渣打银行驻纽约的宏观策略师Ilya Gofshteyn表示:“近期美联储更加‘鸽派’的信号在我们的预料之中,说得更明确一点:这的确给美元的升值带来了阴影。”他认为,美联储的温和基调和美国增长放缓都是未来几个月的持续性因素,这巩固了美元疲软的趋势。

 

对于雷亚尔,Gofshteyn估计其汇率将在第一季度升值至1美元兑3.50雷亚尔左右。这相当于在2018年年底的汇率基础上升值11%。

 

“在今年余下的时间里很难说,但是在第一季度,雷亚尔的升值是毫无疑问的,” Gofshteyn策略师表示。

 
 
文章来源:亚美外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