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Flavia Lima

为了更好地服务于广大用户,同时也为改善允许现金付款后暴力案件频发的状况,叫车软件uber打算推出用户端预付服务,目前该项目的商谈已进入后期阶段。

预付服务是为了方便那些没有信用卡或银行账户的用户。只要他们有CPF,就能通过Uber叫车,而无需支付认证。据可靠消息称,目前提供该服务的几大公司正在展开竞争,希望与Uber签下该项目。联系了Uber公司,但未回应。

自从去年6月Uber实行现金付款以来,安全问题和司机遭受抢劫的概率上升就一直使他们担忧不已。有人说,Uber已经不可能回到过去的支付方式。因为在圣保罗市的一些地区,现金支付已成为该软件的主要计费方式。

然而,该平台一直尝试减少牵涉到Uber司机的案件的发生。在一月份,除了其余运营成本外,Uber开始每趟行程收税0.75雷作为保险费。

除了加强司机和乘客的安全系数,预付卡还可以有效缩短司机收费的期限。如今,Uber司机都是在每次载客后一周左右车费才会打到他们的银行账户上。并且Uber运营商会收取20%到30%左右的手续费用(具体取决于服务项目)。

然而,在有些国家,如美国和墨西哥,司机就可以通过预付卡即刻收取车费,一天内可以提款5次。问题是这里是否也能合法化。

不止Uber向预付款服务敞开了大门。对于很多传统金融机构来说,预付服务被认为是面向未来客户群体的服务。去年3月,Santander银行出资1.19亿雷,成为预付服务公司ContaSuper的主要控股公司。Conta Super的总裁Ezequiel Archiprete说道,允许客户按照他想要的方式进入金融系统,这对于集团来说是企业战略的一部分。

Conta Super的平台拥有84万用户,其中50%的用户都是开通预付卡服务。平台会收取7.9雷基本运营费用,其电子账号的主要用户是非银行卡使用人士(desbancarizados),大学生和农业从事人员。在与银行权威信贷机构GetNet合作后,平台的下一步目标就是为自由工作人士(profissionais liberais)新开一种新的服务方式,自由工作人士一般是那些在非正式单位工作或者由于成本过高或手续太复杂而没有开通相关金融服务的人。

Zuum公司是手机运营商Vivo 和信用卡国际组织万事达卡Mastercard的合作伙伴,一般通过手机提供预付服务,其60万客户中大部分是没有银行流动账户的。其市场部主管Eduardo Abreu表示,用户最常用的交易是 购物,付账单和手机充值。

同样的例子还有预付服务公司Acesso,由于目标群体是经济能力相对较低的一族,该公司在2016年底在线注册客户人数达44.3万人,年收益4500万雷,资金交易量高达15亿雷亚尔。

使用该服务的客户平均每月余额是300雷,而如果有开通了相关基金服务的话,会收取5雷作为手续费。用户每月可交易金额的上限是5000雷。除此以外,其总裁Sérgio Kulikovsky解释道,为了防止发生洗钱等违法行为,在其公办理业务的客户会被要求提供更多的的材料证明。

总的来说,提供预付服务的金融科技机构的收入来源主要是服务的手续费,发行预付卡时的交易费用,每次转账时收取1.1%的费用,还有存款流动带来的收入。有些公司,如Vale Presente还会提供印刷服务,手续办理服务和在所发行的预付卡转账时进行授权。

五年前Sforza集团旗下的Vale Presente发行50万卡。而在此之前 Débora Sumitomo就感受到了经济减速。在2016年最后一个季度,卡的发行量平均下滑了30%到40%,但决策者已预计到一些恢复的迹象。

Caixa集团购买了Vale Presente 49%的股份,但是商谈结果不明确。Vale Presente 总裁表示,双方进行过商谈,但是Vale Presente的股份都固定在一家财产公司里,考虑到股东成员的重组,“今年的情况有待观测,看是否有进一步的计划。”今天,BNDES的银行卡由Hub Card集团发行。

注:预付服务(pré-pago):指用户先支付一定费用后才开始享受服务,用户一般会开设一张预付款卡,持卡人可向卡内重复充值,享受退还卡内余额等服务。

编译:Alexand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