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银行高利息的主要原因是高度的寡头垄断和业务垂直化。也就是说,少数寡头公司共同控制着行业中的所有环节。在信用卡领域,业务的集中化和垂直化已非常明显,其他领域也不相上下。

 

巴西的高息差是金融市场缺乏竞争的表现。这种现在在由银行组成的CIP(跨行交易议会,Câmara Interbancária de Pagamentos)中可明显观察到。CIP成立于2001年4月 ,是一家由41家银行组成的机构,在中央银行的监管和控制下运作。该机构负责处理整个国家日常的跨行转账和付款账单,而巴西前五大银行就占据了所有信贷业务的80%。

 

正如美国早已在实施的那样,巴西也有必要进行去垂直化,这需要从支付方式开始。

 

在美国,银行不能与信用卡品牌有关联。如果银行要发行第三方品牌的卡片,那他们就不能参与刷卡机收单业务。这就制造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障碍,扼杀了两方或者多方之间秘密协议从而导致第三方利益受损的可能性。也就是说,他们各司其职,不干涉其他业务。这称为去垂直化。

 

12月4日,巴西的这些银行进行了一场大规模的炒作,他们提交了21项旨在降低该国利息的提议。然而,只有一项提议是在银行的职权所及范围内,他们建议对分期付款时在首期就开始支付利息这个问题进行监管。但这对银行业的去垂直化没有任何改变。

 

经济学家Roberto Campos曾经说过,统计数据就像沙滩的比基尼:它们展示的都是有趣的部分,但是隐藏了关键的部分。这些银行跟比基尼的道理没什么两样,虽然指出了21项需要修正的问题,但绝口不提垂直化。

 

12月4日,参议院通过了一份来自CAE(经济事务委员会,Comissão de Assuntos Econômicos)的报告,承认市场上存在垂直化现象。该报告被立即发往巴西的反垄断机构——CADE(经济防护管理委员会,Conselho Administrativo de Defesa Econômica),并建议其采取措施来解绑巴西的金融体系。

 

原话是这样的:“禁止公司联合到一起以控制某个产业链的上下游,其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就是信用卡的产业链。”

 

比想象中来得更快的是,在参议院批准该报告的次日上午,CADE立即建议开放内部程序以调查“金融和支付市场中的反竞争行为,以及该行业垂直化所产生的影响”。

 

巴西央行现任行长Ilan Goldfajn在1月2日接受了采访。在言谈的字里行间中,他表示已经在着手准备拆分金融行业了,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但他补充说:“现在只需要‘沿着这条路线前进’就行,虽然道路是艰辛的,但只要继续保持,我们终将会到达终点。”

 

这个课题现在已经摆在政府的桌面上。我们已经非常清楚经济部长保罗·盖德斯(Paulo Guedes)将会如何处理。在就职之前的一次会议上谈到金融体系的垂直化时,盖德斯说:“经济效益来自竞争——这就是我们想要的。”

 

 

本文由《巴西商业资讯网》编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巴西商业资讯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巴西商业资讯网》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巴西商业资讯网》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