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步入下半年,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如今支持率仅仅7%的特梅尔政府或将不惜一切代价寻求资金以应对财政危机,而这无异于一场政治自杀。今年确定的初级赤字的目标1390亿雷显然无法实现而现政府意欲摆脱这一限制,将公共赤字上限提高400或500亿雷的。这将成为总检察官Rodrigo Janot起诉总统特梅尔之后,巴西政坛的又一大危机。

上周发生的三件事有力地证明了政府的窘境。一,财政部显示,5月联邦税收收入为976.94亿雷,为自2010年以来最低水平,反映了低迷的经济形势。二,众议院委员会将提议推迟将受补贴行业的政策取消时间,此举将减少政府今年47亿雷亚尔的收入。三,政府正讨论暂停向无正当理由的失业人员发放工龄保障金,以减少失业保险的支出。

这一信息周五被《O Globo》报道并得到了财长Henrique Meirelles的证实。这法是上周最受关注的经济新闻,而政府为了保住颜面,避免年终无法交代,还在想尽一切办法平衡账目。

政府将在未来几周内向国会提交一项临时措施,以图将多付给死者的公款收回提供法律基础。记者Fábio Graner解释说,如今,当社保局或其他机构的公务员或受益人去世,工资、退休金或福利直到停止前还会继续支付数月。技术人员估计,这项临时措施,通过收回多付的资金,今年将给国库产生近7亿雷亚尔的收入。

政府统计,错付给公务员的就近7500万雷尔。此外,根据政府追踪显示,还有6亿支付给了已经去世的社保局退休人员,一旦临时措施出台,这些钱将被收回。新的立法也将防止不当支付,当人员去世时尽快停止支付。

该临时措施与今年递交给国会的提案相似,后者允许收回政府已支付但受益人两年以上没有支取的资金。该提案已在众议院获得通过,现在等待参议院的批准。凭借这项措施,经济团队期望今年靠此得到86亿收入。

据国税局的数据预计,本周将公布的五月份财政结果将非常糟糕。“税收继续下降,经常性收入逐渐减少,支出依旧高企,削减的投资不够弥补账户亏空,” Fator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说。“现在,被认可的是,如果不发展税收,那么经济带不动......这是个问题。未达成共识的是,投资是经济增长所必需的。即使恢复了增长,两年的经济衰退带来的累计亏损将通过企业的[现有]税收来抵消。五月份,我们估计中央政府的赤字达187亿,十二个月累计赤字或在1362亿到1549亿雷尔之间,增长近14%“他补充说。

对于政府来说,积极的信息是,本周国家货币委员会(CMN)进行了一项1999年关于通货膨胀制度的法律决定:提前两年确定通胀目标。显而易见这一目标将从4.50%降至4.25%。假如CMN采用了另一个标准,那将是很大的意外,然而据Valor记者José de Castro调查,金融市场的观点认为这一目标会被定在4%。

货币机构将要采取的措施看起来似乎可笑,但是对于完成较低目标的预期对于观点有很大影响。诚然,微小的目标调整对于资产定价有影响作用。

直至去年,目标还是定在4.50%,有上下两个百分点的浮动,浮动幅度最高为6.5%。就今年来说,通胀目标仍然是4.50%,但浮动幅度只剩1.5百分点。最高通胀值仅至6%。这个目标同样适用于2018年。然而2019年的目标是4.25%,浮动幅度为1.5个百分点,最高位5.75%。

通胀目标逐步持续下降-如果实现-将给央行更多底气继续下调基准利率Selic。去年十月开始实货币政策开始松动使Selic降低了4个百分点,从14.25%到10.25%。六月末,货币政策委员会(Copom)召开会议将Selic再下调1个百分点,即9,25%,总共降低了5个百分点。

货币委员会将在下周四决定今年第三季度的中长期利率。这将影响国家社会发展银行(BNDES)对大部分贷款政策的调整。现中长期利率(TJLP)为7%每年,2018年TLPJ将由新长期利率TLP代替。TLP与NTN-B(通胀指数债券的 B系列国债)的变化情况挂钩,与金融市场采用的利率最为接近。

本文来源:YoungInBrasil

译文:UECB Valor小分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