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未来的财政部长保罗·盖德斯(Paulo Guedes)“的激进新自由主义”项目,经济学家Eduardo Giannetti表示:对巴西的自由主义感到担忧。“我担心,这种新激进自由主义的冒险行为如果没有起码的社会敏感度,可能会毁掉巴西原有的自由主义。”他说。

 

经济学家Giannetti是落选的总统候选人马丽娜·席尔瓦(Marina Silva)的经济计划负责人人之一。考虑到当选总统贾尔·博索纳洛(Jair Bolsonaro)的民族主义和社团主义的个人背景,Giannetti认为盖德斯的计划可能无法实施。

 

以下是访谈的主要摘录:

 

您对博索纳洛的计划的看法?

 

比较普通。它有积极的一面,如经济开放。他们意识到了税收形势的严峻,但是低估了实施改革的难度。当我看到这支团队要在一年内将初级赤字归零时,我认为这是不太可能的。巴西的基本问题是强制性支出正以高于GDP的速度增长,这是难以为继的。我们有六个月的时间来提出可靠的税收计划,否则我们将陷入国家违约和金融崩溃的危机,违约和通胀都是糟糕的结果。这种财政稳固政策取决于任期早期的措施,而社保改革将是第一个改革项目。

 

博索纳洛曾经否认过盖德斯的自由议程,您认为它到底还能被实施吗?

 

我持怀疑态度,因为这不符合博索纳洛在众议院7个任期内的个人历史记录。他的投票都偏向于社团主义、民族主义和中央集权。博索纳洛将意识形态在选举前夕转变为激进自由主义是很奇怪的。关于盖德斯,我想起一句话:“经济学家对政治的看法可能比政治家对经济的看法更天真。”他的想法是好的,但我担心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所处的位置。

 

国际右翼民粹主义思潮日益盛行,这该如何解释?

 

毫无疑问,这种思潮已经占领了很多民主国家,巴西的博索纳洛只是其中之一。在巴西,一个重要的因素是,工党(PT)和社会民主党(PSDB)从不合作。面对巴西的不平等,以及实现可持续增长的压力,无论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掌权,都必须联合肮脏的“中间派”集团。这就为冒险主义者提供了空间。博索纳洛也受益于反工党情绪的增强、人们对政府机构的愤怒和对不安的恐惧。博索纳洛受到了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影响,这是一种在社交媒体上运作良好的右翼民粹主义。他在专制和半专制方面受到俄罗斯、土耳其等外国民主国家的影响。

 

民主制是否有风险?

 

狭义的民主定义是通过普选投票和非公开投票定期更替统治者。这是没有风险的。更广泛的民主定义包括法治、关于权力分配、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尊重少数群体利益和对反对意见的尊重。这些因素将引发人们对巴西加入这场冒险的疑虑。

 

以前没有来自这方面的威胁吗?

 

一些工党提案也有这方面威胁。例如新闻和言论自由、甚至权力的自治。现在来自博索纳洛的威胁更大。巴西要考虑两点:首先是民主机构的考验,第二点是社会在极端保守的议程中的冒险,这威胁到少数群体的利益,而且如果议程落实,将会是一个很大的倒退。我对这种极端的新自由主义的冒险行为表示担忧,如果它没有最低的社会敏感性和对公平理念的承诺,就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破坏巴西原有的自由主义的声誉。

 

基于这样的分析,博索纳洛可以归为极右派吗?

 

我毫不怀疑这一点。

 

在研究了像纳粹前身的魏玛共和国这样的极度两极化的社会后,您认为今天的巴西与其有相似之处吗?

 

我有兴趣了解一个社会如何分裂并达到像巴西这种程度的两极分化。历史上有很多先例:法国大革命、西班牙内战、德国的魏玛共和国等,有许多相似之处,但我不是说巴西在走完全一样的路。当这种极化建立后,它不允许任何处于两极以外的东西,这就破坏了民主选举进程和对话的可能性。在德国,你要么是布尔什维克,要么是纳粹。德国的金融界和工业精英害怕布尔什维克主义任何形式的冒险。我发现德国的很多银行家和工业家都声称希特勒没有问题,因为他们会在希特勒上位后驯服他。

 

是什么导致了在开始竞选时状态良好的马丽娜最终落选?

 

在巴西选民的想法中,她的理念是脆弱的。这种愤怒的两极化排斥争取对话和融合的力量的出现,马丽娜是这种潮流的受害者。这也正是我研究这个被愤怒思潮占据主流的社会的原因。

 

本文由《巴西商业资讯网》编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巴西商业资讯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巴西商业资讯网》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巴西商业资讯网》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