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保罗页报在今日发表了一篇评论文,主要内容如下:

 

包括反对派在内的巴西政治领导层是否愿意为达成共识而努力还有待商榷。

 

在各社会群体中,资源分配的矛盾是当前巴西困境的根源。

 

这不仅仅是因为财政的混乱,除此之外必要的财政削减占GDP的5%——这相当于联邦预算的近四分之一。

 

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增长的生产力阻碍了工资的可持续增长,并进一步加剧了社会的不平等。

 

财政调整和加大生产力所需的几项重大改革是未来几年可持续收入增长的先决条件,往往会被多次强调。

 

进行必要的改革是一项艰巨的任务:社保制度改革使其在财务上的发展可以持续;控制联邦公务员的薪资,使它们更接近私营部门的薪资;调整税收制度,使其简化和更公平;重新考虑或者取消对提高生产力和增长就业没有帮助的私营部门的补贴;增加竞争以减少银行利差。

 

这些只是需要解决的其中几个例子:它们在本质涉及到更加复杂的选择,对增长和再分配都有着重要的影响。

 

改革难题在于:应减少社保改革、公务员的薪酬还是对私营机构的补贴?除了其他预算外,是否还要减少卫生和教育部门的开支?通过税制的收入应该提高多少,从谁那里筹集?应该采取哪些措施来避免穷人和弱势群体承担调整的费用压力?

 

平衡与每项改革有关的所有利益是非常困难的。不可避免的会有赢家和输家,后者会反对改革。

 

改革的主要困境在于:即使会给每个人带来好处,但如何使看重长期收益的多数群体(不确定什么时候能够实现,因此改革动力较小),与看重短期收益的少数群体(利益明显,反对力量较大)在互相抗衡的情况中实现改革。

 

从根本上说,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单独推行每项改革,分别实施损失和收益的分配。另一种选择是将它们作为一揽子改革措施进行谈判,管理各方的损失和利益分配。

 

好在改革为整个国家所带来的共同收益大于目前既得利益的小型集团的损失。其次,每个改革所涉及到的赢家和输家是不同的。

 

原则上,这两点意味着可以酝酿一个一揽子改革方案,在这个方案中,所有的社会群体都放弃一些权利来做出牺牲,采用改革方案带来的巨大好处将抵消对特定群体造成的损失。

 

如果试图在没有先达成广泛共识的情况下强行推行这种改革的话——事实上考虑到选举结果,这种情况是有可能的——这必定进一步加深巴西的分裂,并导致一段时期内的紧张局势和不可预测的结果。

 

上世纪80和90年代在巴西和全球的结构性改革中,以及东欧国家向市场经济转型都说明了这一点。

 

巴西现在所有的任何选择都是对自身的挑战。在当前时代,其他国家都在沿谈判的方式前进。

 

需要建立在广泛共识的基础上,基于可靠的经验论证和一个有声誉的政治领导来带领国家进行项目的集体建设。

 

新上任的总统以及国会的巨大变革为改革改革创造了所需的合法性。

 

如果包括反对派在内的巴西政治领导层愿意为建立这样的共识而努力的话,这将是一件好事。还有很多重要的选择有待做出。

 

 

本文由《巴西商业资讯网》编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巴西商业资讯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巴西商业资讯网》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巴西商业资讯网》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