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昨天的新闻——政府计划重启临时金融税后,巴西媒体翻出了总统团队在1年前参加大选时做出的承诺。

 

一年前,现任总统国际事务特别顾问的马丁斯(Filipe Martins)曾在社交网络上推文:“就在今天,有人造谣说盖德斯(Paulo Guedes)希望恢复临时金融流通税(CPMF)”。当时正是博索纳洛竞选巴西总统的时期。

 

(马丁斯的推文)

 

自2018年9月19日后,盖德斯在圣保罗的投资者会议中的想法被泄露给媒体之后,人们开始怀疑这一说法。

 

博索纳洛当时作为总统候选人强烈否认这种可能性:“忽略这些恶意消息, 他们想要制造恐慌”。

 

(总统发布推文,要求民众忽略谣言)

 

(总统发推文表示自己支持废除金融流通税CPMF)

 

现任联邦税务局局长辛特拉(Marcos Cintra)几十年来一直是金融交易税的支持者,并且是政府过渡团队中的一员。

 

去年11月,总统还间接反对过他对新临时金融流通税的公开支持:

 

(总统发推文间接反对辛特拉的公开态度)

 

直到几天前总统仍然否认这种可能性:“这个想法行不通,我已经和团队讨论过了,”他在8月底与巴西利亚陆军总部的记者共进午餐时说。“临时金融流通税太强制了,人们都不喜欢,”他补充说道。

 

7月19日,总统在与国际通讯社的记者共进早餐时说了以下内容:“我们不会再做任何新的征税。改革(税改)是议会提出的,而不是我们”。

 

巴西总统府行政院(Casa Civil)的部长奥尼斯(Onyx Lorenzoni)在2015年和2016年批评了迪尔玛(Dilma Rousseff)在第二任期开始时提出的恢复临时金融流通税的想法。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提出的税收不会取代任何其他的税收,而是用于通过增加税收收入来帮助平衡预算,而且奥尼斯当时是联邦众议员。

 

新临时金融流通税

 

然而,与博索纳洛在竞选期间所说的相反,博索纳洛政府已计划向国会提议恢复金融交易税。

 

该提案建议在债务和金融信贷方面的税率为0.20%,在银行取现和存款上是0.40%。

 

这项新税将逐步取代目前对正式职工征收的工资税。

 

一些经济学家指出,这种税收没有成功的国际标准,由于征收单一的税率,这对贫困人口的影响尤为严重,这一举措无疑是倒退的。

 

此外,由于这是累积税,还会给更多行业的生产带来更重的负担,并且阻碍金融系统的使用。

 

“人们会避免使用金融系统来避税”。经济学家费利佩(Felipe Restrepo)提到,他在今年发表在“国际货币与金融杂志”上的一篇论文中分析了这些税收。

 

“当个人和公司都这么做时,联邦收入就会下降,于是政府就会觉得有必要提高税率以抵消整体基数的下降,”他补充说。

 

该提案面临一定的政治阻力。众议院议长马亚(Rodrigo Maia)于周二(10日)表示,“了解税务情况的人几乎都不支持临时金融流通税”。

 

“我不知道这是否是解决雇用劳工力成本的最佳方法。我们理解政府的担忧。迪尔玛(Dilma Rousseff)政府采取有力的措施缓解劳动成本,但并没有奏效, 最终还是巴西人民为此买单。我认为其意图是好的,但我不知道这是否是最佳的方法,“他补充道。

 

临时金融流通税是作为临时税创建的,巴西在1996年到2007年期间实行该税,税率为0.38%。虽然它最初的目的是为公共卫生筹集资金,但它最终也被用于他处。

 

 

本文由《巴西商业资讯网》编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巴西商业资讯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巴西商业资讯网》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巴西商业资讯网》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